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色我乐 我言我心

我色我乐乐在我色,我言我心心在我言。

 
 
 

日志

 
 

[原创图文]从影片《黑皮书》中看差异  

2009-03-09 21:42:00|  分类: 拾色探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影片《黑皮书》中看中西方塑造英雄式人物的差异性

《黑皮书》是荷兰二战经典战争片,是著名导演保罗·范霍文(Paul Verhoeven)呕心沥血之作,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筹备拍摄出的好莱坞大片,总投资1600万美元,也是荷兰历史上投资最大的影片。

整部影片描述的是二战末期荷兰的现状,生动再现了在德国纳粹分子的惨无人道蹂躏之下的荷兰人民以及一切被歧视被残害的民族,他们经过团结协作,越过重重困难险阻,用自己的智慧和毅力,最后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把纳粹分子赶出了家园。

影片故事情节波澜起伏,环环相扣,流畅自然,一个悬念接着一个悬念,引人入胜。

观看完影片后,值得我长久玩味的不是影片的故事情节,不是演员的精湛演技,而是影片在塑造英雄式人物的方式上与我国传统文学所表现出的差异性。

《黑皮书》就其影片名而言,只是一个以最后揭开所有谜团的关键“物象”而取名。这本黑皮书始终掌握在犹太人银行家马德手中,一直到荷兰胜利后,才落到女主人公爱丽丝手上,最后在解开所有谜团的时候,也替女主人公自己被当时的荷兰反抗组织误认为是“间谍”洗清了罪名。

影片自始自终贯穿了两条线索,一条明线,一条暗线。这条明线也是影片的一条主线,就是以爱丽丝的所见所闻以及她的活动来贯穿整部影片的;另一条暗线,就是以戈本为首领的荷兰反抗组织与以弗兰克为首的纳粹分子的较量。两条线索,始终在反复交错、重叠,在矛盾中不断推进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推进故事向前发展,增强了影片的扑朔迷离,达到了引人入胜的效果。

从本片故事情节所表现的英雄式人物来看,主要是为了刻画女主人公爱丽丝的形象而展开的,其次所要刻画的是以戈本为主的一群反抗组织的同志们(这点,本文不赘叙)。

女主人公爱丽丝的顽强与坚韧,影片是通过她在亲眼所见自己的父母、弟弟以及犹太同胞们,血淋淋地死在德国纳粹分子的机枪扫射之下,在饱受失去亲人的痛苦与折磨后,走上了复仇之路,加入了反抗组织,最后赢得了胜利等情节来反映的。

女主人公爱丽丝的机智与勇敢,影片是通过她4次在绝处后逢生,化险为夷等情节来表现的。第一次是在被反抗组织同志们营救过程中,在经过关卡被德国士兵开馆检验时,所表现出来的镇定,丝毫没有露出破绽;第二次是在列车上,遇到德国士兵的盘查,很机智敏捷地与德国高级情报上尉蒙兹的初次相逢,很巧妙地利用了蒙兹的身份,躲过了德军的搜查;第三次(电影院删减掉的一部分)是为反抗组织答应到德军内部做间谍活动,再次主动投怀送抱到蒙兹身边,她以她独特的魅力与镇定,很机智地又得到了蒙兹的信任;第四次是荷兰胜利后,反抗组织在误认为她是残害反抗战士的德国间谍,她被逮捕时并受到激进派的极大羞辱,后来被曾经一起战斗的战士汉森医生“营救”,谁知汉森是影片中最大的最可怕的真正德国“间谍”,在汉森把爱丽丝带到住所,并给她注射了过量的胰岛素之后,在死亡的边缘,她又一次通过自己的聪明与机智逃脱了汉森的魔掌。

爱丽丝除了大家所羡慕欣赏的美貌与机智、勇敢与坚韧外,影片中还刻画了她身上偶尔表现出来的狭隘民族意识(表现在与戈本的对话冲突中)和开放的性观念,以及影片中对性行为的烘托渲染(虽然这些情节被在放映时“和谐”掉了,但并不意味着不存在)。

《黑皮书》中所塑造的英雄式的人物——爱丽丝,是个立体的人。性格鲜明,形象饱满丰富,是个有血有肉的鲜活主体。

影片中爱丽丝人性中的美德——美貌与机智、勇敢与坚韧,都能被大家接受、钦佩并学习;而爱丽丝身上偶有狭隘民族意识和开放的性观念,以及影片中对性行为的烘托渲染,也许不能被很多人苟同。对于这样情节的描写与渲染,也许是与导演的意识形态、写剧本人的哲学理念、剧中人物的特殊任务需要等有关联,等等这些,不一一而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也正是中西方文化在塑造典型英雄式人物所表现出来的差异性之所在。

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差异性,究其原因与各自的文化思想来源是分不开的。

中华传统文化,其表现形式是含蓄与内敛的。它的主要思想来源于:氏族社会的道德主义遗产、农耕社会的人生经验和宗教情感主义,其核心源流是道德主义,彰显的是真善美。而西方文化思想来源是:丛林法则、游牧社会的人生经验和宗教极端主义,其核心源流是丛林法则。

中国传统文化是以“周易”文化为中心发展出来的儒、道、阴阳、法、名、墨、纵横、杂、农文化。更实际地说,中国的传统文化应当说是以道释儒三教为中心的十多种文化。而在“道释儒”三教中,儒家思想一直是主流,它不仅对政治、经济等方面有着巨大的影响,而且也一直影响着人们的意识形态。

避开时代久远的不说,就拿我国从1949至1978(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这30年来说,文学以教谕作为自己的主要功能,而把审美功能挤向了一边。人物忠、奸分明,人物完全两极化,好则极好,坏则极坏,已经类似传统戏曲中的脸谱人物。好人被塑造成英雄,塑造成神,坏人则被漫画化,脸谱化。以前家喻户晓的《在烈火中永生》优秀影片,就是脸谱化的典范。现在回想起来,江姐宁死不屈的光辉形象还在脑海中清晰闪现,电影里面的叛徒莆志高,他的嘴脸也记忆犹新。当时流行的那种“文艺从属于政治,文艺为政治服务”的口号,在影片中直接折射出来。当时所有英雄式的人物,都被完全神圣化了,塑造的几乎没有一点瑕疵,人物的性格完全是平面化的。大家都知晓,“人无完人,金无足赤”的道理。后来,取而代之的是“二为”方针,即文艺为人民服务,文艺为社会主义服务。要求文艺恢复到真正的现实主义,在人物塑造上强调人物性格的二元组合和多元组合。改革开放以来,在文化界更是引进了不少西方哲学思潮,在刻画人物以及英雄式的人物上,已经从平面化走上了立体化,人物形象更加的饱满,人物性格更加的多元化。但是,儒家思想的意识形态早就扎根在中华土壤之上,“仁”“义”“忠”“孝”“礼”“慈”“信”等等道德准绳,大家还是在自觉地去遵守,老祖宗遗留下来的优良传统还是被大家自觉地去维护与发扬广大。现在影片中的英雄式的人物,虽然已经从神坛走到了平民大众之中,但是对于那些有损于英雄形象的情节,有碍于英雄性格的塑造,还是不会像西方影片中那样的大肆渲染而浓墨重彩的,如果非得要刻画进去,也只不过是很含蓄的一笔带过,点到为止而已。

学术无界,宣传有界,播放更有界。这样看来,我们对于《黑皮书》原版影片中的某些被“和谐”掉的片段,也就很能理解了。因为,艺术也要倡导“入乡随俗”,为我所用。

(以上仅仅是个人的一点观感,文字很粗糙,理论很浅陋,论据也很偏狭,要想对理论性文字做更进一步的探讨,还有待于大师们的斧正!)

[原创图文]从影片《黑皮书》中看差异性 - 多言 - 我色我乐 我言我心

[原创图文]从影片《黑皮书》中看差异性 - 多言 - 我色我乐 我言我心

[原创图文]从影片《黑皮书》中看差异性 - 多言 - 我色我乐 我言我心

[原创图文]从影片《黑皮书》中看差异性 - 多言 - 我色我乐 我言我心

(注:此文获得中江影评一等奖!)

  评论这张
 
阅读(789)|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