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色我乐 我言我心

我色我乐乐在我色,我言我心心在我言。

 
 
 

日志

 
 

[原]那花,那歌...(3P)  

2008-05-11 22:20:39|  分类: 自言自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那花,那歌......

                                   ——写在母亲节的日子里

 泡桐花开了。

那淡紫,那浅白,那喇叭似的的模样,蓬勃地点缀在枝桠上。一树的泡桐如花伞似花盖,伫立在路边村旁。

 老家门前曾有一株超过屋顶的高大挺直的泡桐树。曾记花开时节,门前是落英缤纷,淡淡浅浅的紫,深深浅浅的白,趁母亲不在家的时候,串起花环戴在头上,与伙伴们在泡桐树下追逐玩耍.....当母亲回家见状,大惊,二话没说,迅速地把我们头上的花环给拿下,全没收了。

第二天,就见我家门前,沿着泡桐树围起了一个栅栏。原来,听说泡桐花虽然好看,但是有毒。

此后,每当看见这满树的泡桐花开,我只敢远观而不敢近玩焉。

[原]那花,那歌...(3P) - 多言 - 我色我乐 我言我心

近日来,情绪莫名地跌入低谷,本不想写,不想画,什么也懒得想。但是,今天下午窗外传来了《片片枫叶情》的悠扬旋律,让我眼眶充盈,几欲落泪。

这首乐曲,是送母亲最后一程的时候,听到最多的旋律。

每每走在大街上,穿梭小巷时,抑或不经意间从过往的车辆上传来,我都会情不自禁地眼眶充盈起来,心底酸疼。

 病痛的折磨,使刚过而立之年的母亲过早地衰老憔悴,夺去了原本还很年轻的容颜。

 病痛,常常让母亲不能安然入睡。整夜整夜的只能 坐着,或者半躺着。

 虚弱的身体,使原本能说爱唱爱跳的母亲,过早地放弃了她喜爱的教育事业,不得不过早地离开喜爱她的一群孩子们。 

[原]那花,那歌...(3P) - 多言 - 我色我乐 我言我心

        “人生在世,草木一春”。而今观之,此言差矣。君不见“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原上之草吗?君不闻“三秋绝塞孤飞雁,二月春风得意花”的悲叹低吟吗?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曾记最后一段日子,我和姐陪您去九华山的那个暑假。走在蜿蜒的山道上,您尽管身体很衰弱、很累,但是您很开心。一路上,走走停停,您说着一些开心的事情,但是,我和姐都想落泪。

           ......

          鲜活在心底的,永远都是您那跃动的音容笑貌;

  铭刻在文字里的,永远都是那流动的挥之不去的思念。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寸晖”。可是,当我们能报答您的时候,当我们懂得怀着一份感恩的心想孝尽您的时候,您,却早已融入到青山绿水之中!        

          呜呼,无语.......

          就此搁笔,罢!罢!罢!

 

<片片枫叶情>

            

 

                                                                                       多言自说自画于2008/5/11夜

 

 

 

             那花,那歌......

——写在母亲节的日子里

(2009年5月10日重新整理)

有一种爱,一生一世不求回报,这就是母爱!

有一个人,一生一世值得你爱,这就是母亲!


                     ——题记



    五月,小区里面的一株泡桐树,花开了。
    那淡紫,那浅白,那喇叭似的模样,蓬勃地点缀在枝桠上。一树的泡桐如花伞似花盖,伫立着。
    老家门前,曾也有一株超过屋顶的高大挺直的泡桐树。曾记花开时节,门前是落英缤纷,淡淡浅浅的紫,深深浅浅的白。有次,趁母亲不在家的时候,我与小伙伴们串起花环戴在头上,在泡桐树下追逐嬉戏......当母亲回家见状,大惊,二话没说,迅速地把我们头上的花环给一一拿下,全部没收,我们当时好懊恼。
    第二天,就见我家门前,沿着泡桐树围起了一个栅栏。原来,听说泡桐花虽然好看,但是有毒。
    此后,每当看见这满树的泡桐花开,我只敢远观而不敢近玩焉。


    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本不想写,不想画,什么也懒得想,什么也不愿想,更不愿把曾经的伤口再一层一层撕开给人看,可窗外偏偏传来了《片片枫叶情》的悠扬旋律,让我眼眶充盈,几欲落泪。
    这支乐曲,是送母亲最后一程的时候,围绕在耳畔的旋律。
    每每走在大街上,穿梭在小巷间,抑或不经意从过往的车辆上传来,我都会情不自禁地眼眶充盈起来,心底酸疼。
    病痛的折磨,使刚过而立之年的母亲,迅速地憔悴,容颜不再。
    病痛的折磨,过早地,过早地,夺去了母亲,还很年轻的生命。
    病痛,常常让母亲不能安然入睡,只能整夜整夜的坐着,至多只能半躺着。
    病痛,让母亲过早地放弃了她热爱的三尺讲台,不得不过早地离开了喜爱她的一群孩子们。


       “人生在世,草木一春”。而今观之,此言差矣。君不见“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离离原上之草吗?君不闻“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悲叹低吟吗?        
    曾记母亲最后一个暑假,我和姐陪母亲去了趟九华山。走在蜿蜒的山道上,母亲尽管身体很衰弱、很累。但是,一路上,看得出母亲很开心。走走停停,和我们说着一些开心的往事,我和姐却都想落泪。

    看着小区这一树的泡桐花,听着《片片枫叶情》的旋律,敲击着上下起落的键盘,堆砌着杂乱无章的字句,那段久远而又熟悉的片段,那段甜蜜而又心酸的日子,今天,不期然又在脑海中回放……终于,我又一次被思念束缚。

    万般滋味尽谁知——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曾以为,对母亲的思念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褪去原有的光泽;曾以为,对母亲的怀念会随着忙碌的日子而逐渐遗忘消逝。

    而现在,我,真的好想好想,真的希望我能像以前那样立刻回到母亲的身边;真的好想好想,能看到母亲菊花般绽开的笑容!

   ——想您,极痛!念您,不觉中已渗入血液,撕心裂肺……

        鲜活在心底的,永远都是母亲那跃动的音容笑貌。
    铭刻在文字里的,永远都是对母亲流动的挥之不去的思念。

    那一树的泡桐花,随风起舞,像是在诉说低吟……
    那《片片枫叶情》的旋律,在空中,久久回响飘荡……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